中国辞赋网·辞赋网·中华辞赋网·当代中国辞赋家集聚的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82|回复: 5

长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3 07: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西老表
长篇小说
李文旺
李文旺:男,1965年出生,诗人,江西省上饶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吃亏是福》和《江西老表》,在中国散文网上发表散文一百多篇。

第一章
狗仗人势…………………………………………001
第二章
伤心往事…………………………………………025
第三章 老表真好………………………………………045
第四章 两重天地………………………………………070
第五章 两情相悦………………………………………093
第六章 孩子丢了………………………………………113
第七章 恶梦方醒………………………………………143
词曰:江西老表,江西老表,支援革命激情燃烧,江西老表,江西老表,小伙英俊姑娘窈窕,江西老表,江西老表,也曾高歌一路欢笑,江西老表,江西老表,信心百倍明天更好。

第一章
狗仗人势
z省乌伤市是个全国百强县,说是百强县,其实在全国排名已经到了前十位了。那里因为小商品市场的繁荣而闻名全国甚至全世界。乌伤工业发达,一个本地人口只有七八十万的地方,来这里打工的外省人员达八十多万,其中江西人就达十几万。

乌伤市有企业一千二百多个,乌伤市大力袜厂便是乌伤市的一个不大的企业。这个企业只有职工一百八十多人,来自江西的职工为全企业职工的五分之一,另外稍多一些的分别是河南人,四川人,湖南人,安徽人和湖北人.。这个企业有保安三名,三班倒。其中一个保安其实就是老板王光辉的侄子,他名叫王力,是1968年出生的人。一晃到了2008年的12月份,王力四十周岁零几个月。可是办起事来,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竟然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王力是一个对江西人有很大偏见的人,在他看来,来自全国的职工中,江西人是最不好说话的.其实他的这个看法只是因为个别江西人给他的坏印象.王力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江西江西,最是可气,又懒又馋,穷山恶水。”
王力的父亲王光明和王力正好相反,因为他从小出身在地主家里,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斗得十分狼狈,再加上z 省人多地少,他常常为口粮担忧。一天深夜,他爬上了一辆揪斗干部的汽车,背井离乡近千里地逃到江西,在江西一住就是三年。
在大力袜厂,有一个规定:每个职工每天从厂部食堂带回职工宿舍的开水只能是每人每天一瓶.可是,2008年12月的一天,来自江西的女职工张淑贞因为这两天有些不舒服,到医院开了些药吃,用水自然要多一些,每天两瓶开水肯定是要的.她又不想人家知道这点小事,因为在她看来,厂里虽然规定每人每天一瓶开水,可是真要是偶然打两瓶开水,估计厂里也不至于有太大的干涉,再说她在厂里还是一个老职工,在大力公司已经干了三年了.于是,她就若无其事地从厂部食堂打了两瓶开水,又若无其事地拿着这两瓶开水往自己的宿舍走.
王力正在当班,他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想着昨天和三陪女邓如花的好事.啧,那个邓如花真是人如其名.长得和花儿似的,比自己整整小了二十岁,以前总是听人说老牛吃嫩草,这一回,真的让自己这老牛吃上嫩草了.他眼前好像突然出现了邓如花的影子,可是,伸手去一摸,哪里有邓如花的影子.他猛一醒,眼前不但没有邓如花,却出现了一个中年妇女。这个中年妇女不年轻也就罢了,还不算好看,而且有点轻微的结巴.和邓如花相比,这个可怜的打工妇女在王力看来就是让人恶心的人,看了会做恶梦的.
王力正远远地看见张淑贞提着两壶开水走过来了,他本想叫她站住并扣下一瓶开水.没成想,两个小姑娘正提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匆匆地走在张淑贞的前面.王力眼看她们那急急的脚步,中气十足地吆喝着:“站住。”
那两个小姑娘以为是叫她们身后的张淑贞,就照直往前走,看也不看王力一眼就要往厂部大门外走。
王力有一点气急败坏了,加大了嗓门喊着:“你们聋了,站住。”
两个小姑娘早就知道这个王力不是好东西,厂里的人都说他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其中一个大一点的姑娘说:“骂,骂,你骂谁呢?”
王力说:“就骂你呢,怎么了,一个臭打工的。”
那个大一点的姑娘叫何丹青,是厂里包装部的一个职工。因为不满意厂里的伙食,再加上听说厂里为职工代买回家过年的火车票,不但要职工自己出钱,还要收每个职工四十元一张票的附加费,有些家在云贵川的职工因为路途远,不在乎这一点附加费,因为要是在黑市可能要多交百十元钱才能买到票。何丹青因为家在江西,和Z省接壤,她本来就不想在这个厂里干,加上她回家一张车票才三十多元钱,却要收四十元的附加费,就一气之下提出辞职。心里本来就有气的何丹青一听说这个小子竟然骂人,也气不打一处来:“你别狗仗人势,别看你叔叔是老板,姑奶奶我现在不干了,看你还神气什么?”这时,张淑贞拿着两瓶开水也来到了厂部门口。
王力一听何丹青的这口气,心里先自有些吃惊:怎么,这个平时十分听话的小姑娘现在怎么这么嚣张,可不是吗,人家都不干了,就相当于炒了老板鱿鱼,正所谓“皇帝都不怕,还怕太监”。看见何丹青杏眼圆睁,柳眉倒竖的样子,王力心里怯了不少。不过,他好歹是老板的侄子,不能装熊样,他还是故作高深地对张淑贞说:“你给我站住。”
张淑贞怎么也不会想到,就为了自己多打一瓶开水,这个在老板面前像个龟孙子似的保安竟然会这么认真,她以为王力是在叫何丹青呢,所以就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只管照直走。
王力这下更气了:这两个小姑娘不听他的,还情有可原,本来,你两瓶开水我睁一眼闭一眼,你也就过去了,可你张淑贞一个中年妇女,如果姿色好一点还算得上徐娘半老,可是,你就连这个都算不上,还敢不听我的话,我这保安也太不值钱了吧?今天我就要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王力又说了一遍:“说你了,打开水的。”张淑贞知道是叫她,就转身回来问:“有什么事吗?”王力说:“当然有事,你先到保安室呆一会,等我问完了她们两个人,再来问你。”张淑贞一听,知道他是为自己多打一瓶开水的事,就顺从地提着开水进了保安室。
丢下张淑贞,王力又问何丹青:“哪里人?”何丹青心想:我都不干了,你还管得着我哪里人吗?就是在这儿做,我也不一定要告诉你我是哪里人,进来时哪一个人不是要复印身份证。可她又一想:和这个人在这个小事上计较没什么意思,再说如果不说自己哪里人,这小子说不定还以为我是因为自卑,不敢说是哪里人。于是,何丹青大声大气地说:“江西人,我是江西人。”那口气就像是来自中国最富裕的地方,不亚于当年的爱国将领吉鸿昌在自己的胸前挂一块“我是中国人”的牌子。
王力一听何丹青那种口气,把他气得,他心想:嗬,江西人,不就是江西老表吗?那口气好像说她来自瑞士等世界上最富的国家。你不是江西老表吗?你不说还则罢了,你江西老表我今天就要为难为难你。
可王力毕竟是四十岁的人,他也是有脑子的,于是,他故意装作一视同仁地样子说:“江西人也不例外,厂里有规定,凡是离职人员,旅行箱是一定要检查的,打开箱子。”一副命令的口气。
何丹青怕就怕王力说这个话,倒不是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想想看,在一家袜厂,难道她一个长相很靓的姑娘会要厂区里的几双袜子吗?她不是不想打开箱子,而是因为箱子实在打不开。那是为什么呢?江西姑娘何丹青因为有两个箱子,这个箱子只放一些平时极少动用的东西,只有来厂里和离开厂里时才会动一动它,平时很少打开它,所以,她竟然将旅行箱的秘码给忘记了,这次回去,她也没有将密码打开,箱子里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现在还是什么东西。她打算回家以后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慢慢碰,总会有一个数字是对的,现在因为情绪不好,再加上被子等等一些旧了的东西扔下不带走了,所带的东西也不多,暂时也用不着这个箱子了。
何丹青说:“我的箱子打不开。”
王力说:“打不开也要打开。”
何丹青说:“真的不骗你,我的箱子实在打不开。”
王力这次更加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道:“打开它。”
例行检查,这也不是不可理解的,可是,因为特殊情况,为什么就一定要强人所难呢?何丹青想:这是什么规定,都把职工看成什么人了。再说,虽然到处都写着厂规,可她平时看见过许多人的箱子进进出出,除了极个别的箱子会打开外,其他的照样放行。可今天他为什么要这样呢?何丹青有心不打开箱子,可是,那不是让王力这个犟驴更起疑心吗?罢罢罢,还是打开吧。可没有秘码,她怎么打开?
何丹青说:“我已经忘记了秘码,怎么打开?”王力心想:你刚才不是很威风吗?江西人,江西老表,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江西人怎么威风?于是,他说:“怎么打开,还要我来教你吗?凡正你得打开,还得心甘情愿地打开。”说完这个浑小子流露出一种调戏的淫笑。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10-16 13: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李文旺,
欣赏你的赣风作品。

发表于 2011-10-16 13: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洋大观,首篇置顶欣赏。
发表于 2013-12-2 13: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期待续集!
发表于 2016-3-2 11: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江西老表。
发表于 2019-3-25 13: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辞赋网·中辞网·滕王阁辞赋网 ( 赣ICP备15007199号 )

GMT+8, 2020-8-7 08:45 , Processed in 1.0937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վ ӯ ˶ij վ Ų ʹڱȷ Ų ʹ˾ Ͼij ʹ2ַ ˸淨 粩ʹ˾ Ͼij ij 888 ֳ Ͼij ˶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