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辞赋网·辞赋网·中华辞赋网·当代中国辞赋家集聚的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70|回复: 2

班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18 13: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班昭目录[隐藏]
人物介绍 生平 文采 昆剧《班昭》  


  

[编辑本段]
人物介绍  班昭(约49—约120),一名姬,字惠班,扶风安陵人(今陕西咸阳),汉族班彪之女,班固班超之妹,曹世叔(名寿)妻,早寡。(后汉书·列女传》有她的记载。因为《汉书》,其八《表》及《天文志》未竟,汉和帝诏就东观续成之。数召入宫,令皇后贵人师事,号曰曹大家(gū)。有《女诫》七篇,集三卷。

  东汉文学家,中国第一个女历史学家

  班昭是班彪之女,班固与班超之妹,曹世叔之妻。曹世叔早逝,汉和帝知她文章了得,召她入宫工作,人称曹大家。兄长班固编纂《汉书》未竟而卒,班昭承其遗志,独立完成了第七表〈百官公卿表〉与第六志〈天文志〉,《汉书》遂成。另外班昭还著有《女诫》。

  金星上的班昭陨石坑是以她的名字命名。
[编辑本段]
生平  班昭字惠班,又名姬,家学渊源,尤擅文采。她的父亲班彪是当代的大文豪,班昭本人常被召入皇宫,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宫中尊之为师。

  清代女作家赵傅“东观续史,赋颂并娴”。

  班昭十四岁嫁给同郡曹世叔为妻,所以人们又把班昭叫做“曹大家”。

  以个性而论,曹世叔活泼外向,班昭则温柔细腻,夫妻两人颇能相互迁就,生活得十分美满。
[编辑本段]
文采  班昭的文采首先就表现在帮她的哥哥班固修《汉书》,这部书是我
国的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是正史中写的较好的一部,人们称赞它言赅事备,与《史记》齐名,全书分纪、传、表、志几类。还在班昭的父亲班彪的时候,就开始了这部书的写作工作,她的父亲死后,她的哥哥班固继续完成这一工作。班固,字孟坚,九岁能作文,稍大一点,博览众书,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不料就在他快要完成《汉书》时,却因窦宪一案的牵连,死在狱中,班昭痛定思痛,接过亡兄的工作继续前进。

  好在班昭还在班固活着的时候就参予了全书的纂写工作,后来又得到汉和帝的恩准,可以到东观藏书阁参考典籍,所以写起来得心应手。在班昭四十岁的时候,终于完成了汉书。

  《汉书》出版以后,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学者争相传诵,《汉书》中最棘手的是第七表《百官公卿表》,第六志《天文志》,这两部分都是班昭在她兄长班固死后独立完成的,但班昭都谦逊地仍然冠上她哥哥班固的名字。班昭的学问十分精深,当时的大学者马融,为了请求班昭的指导,还跪在东观藏书阁外,聆听班昭的讲解呢!

  她除汉书外,赋,颂,铭,诔,哀辞,书,论等,共十六篇。原有集三卷,大都失传。

  班昭所作《东征赋》一篇,被昭明太子萧统编入《文选》,保存了下来。李善注引《大家集》说,“子谷,为陈留长,大家随至宫,作《东征赋》。”又引《流别论》说:“发洛至陈留,述所经历也。”《东征赋》是班昭随同儿子到陈留赴任时,描述自身经历的作品。又曾为班固《幽通赋》作注,今存《文选》李善注中。

  班昭还有一个兄弟是班超,我们现在常用的两个成语“投笔从戎”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他的口语演化而成的,反映出他的智勇过人,他出使西域,以功封定远侯,拜西域都护,扬汉威直至中亚三十年之久。

  汉和帝永元十二年,班超派他的儿子班勇随安恩国入贡的使者回到洛阳,带回他给皇帝的奏章:

  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人玉门关。谨遣子勇,随安西献物入塞,及臣生在,令其目见故土。

  表达出一种浓郁的叶落归根的思想,然而奏章送上去之后,三年后朝廷仍不加理会。

  班昭想到死去的哥哥班固,对年已七十,客居异乡的哥哥班超,产生一股强烈的的依恋、怜悯心情,于是不顾一切地给皇帝上书:

  妄同产兄西域都护,定远侯超,幸得以微功得蒙重赏,爵列通侯,任二千石,天恩殊绝,诚非小臣所当被蒙。超之始出,志捐躯命,冀立微功,以自陈效。会陈睦之变,道路隔绝,超以一身,转侧绝域,晓譬诸国,固其兵众,每有攻战,辄为先登。身被金夷,不避死亡,赖蒙陛下神灵,且得延命沙漠;至今积三十年,骨询生离,不复相识;所与相随时人士众,皆已物故;超年最长,今且七十,衰老被病,头发无黑,两手不仁,耳目不聪明,扶杖乃能行,虽欲竭其全力,以报答天恩,迫子岁暮,犬马齿索,为之奈何?

  蛮夷之性,悼逆侮老,丙超旦暮入地,久不见代,恐开好究之原,生逆乱之心。而卿大夫感怀一切莫肯远虑,如有卒暴,超之气力,不能从心,便为上损国家累世之功,下弃忠臣竭身之用,诚可痛也!故超万里归诚,自陈苦急,延颈逾望,三年于今,未蒙省禄。

  妾窃闻古者十五受兵,六十还之,亦有休息不任职也。缘陛下以至孝理天下,得万国之欢心,不遗小国之臣,况超得备候伯之位,故敢触死为超求哀,乞超余年,一得生还;复见阙庭,使国家永无劳远之虑,西域无仓猝之忧,超得长蒙文王葬骨之恩,子方哀老之急。

  班昭代兄上书,说得合情合理,丝丝人扣,汉和帝览奏,也为之戚然动容。特别是文中的最后两句,引用周文王徐灵台,掘地得死人之骨,而更葬之。魏文侯之师田子方,见君弃其老马,以为少尽其力,老而弃之,非仁也,于是收而养之。两则故事明讽暗示,汉和帝认为不再有所决定,实在愧对老臣,于是派遣戊己校尉任尚出任西域都护,接替班超。班昭以她的文采和才情使她的哥哥班超得以回朝。

  任尚抵达任所,班超一一予以交代完毕,任尚对班超说:“任重虑浅,宜有以海之。”希望班超对他治理西域一些忠告,班超语重心长地说:“塞外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怀鸟兽之心,难养易败。今君性严急,水清无大鱼,察政不得严苛,宜荡佚简易,宽小过,总大纲而已。”但班超走后,任尚私下对亲信说:“我以班君当有奇策,今所言平平耳!”任尚不能借重班超的经验,竟以严急苛虐而失边和,这是后话。

  汉和帝永元十四年八月,班超回到洛阳,拜为射声校尉,他离开西域疏勒时本已有病,来不及和妹妹好好地聊聊,加以旅途劳顿,回家一个月就病逝了,班昭无言以对。

  班昭以她的文采,完成了哥哥班固的《汉书》打动汉和帝的心,使哥哥班超回归洛阳。班昭的文采还表现在她写的《女戒》七篇上。

  《七戒》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本是用来教导班家女儿的私家教课书,不料京城世家却争相传抄,不久之后便风行全国各地。

  在“卑弱”篇中,班昭引用《诗经·小雅》中的说法:“生男曰弄璋,生女曰弄瓦。”以为女性生来就不能与男性相提并论,必须“晚寝早作,勿惮夙夜;执务和事,不辞剧易。”才能克尽本分。

  在“夫妇”篇中,认为丈夫比天还大,还须敬谨服侍,“妇不贤则无以事夫,妇不事夫则义理坠废,若要维持义理之不坠,必须使女性明析义理。”

  在“敬慎”篇中,主张“男子以刚强为贵,女子以柔弱为美,无论是非曲直,女子应当无条件地顺从丈夫。”一刚一柔,才能并济,也才能永保夫妇之义。

  在“妇行”篇中,订定了妇女四种行为标准:“贞静清闲,行己有耻:是为妇德;不瞎说霸道,择辞而言,适时而止,是为妇言;穿戴齐整,身不垢辱,是为妇容;专心纺织,不苟言笑,烹调美食,款待嘉宾,是为妇工。”妇女备此德、言、容、工四行,方不致失礼。

  在“专心”篇中,强调“贞女不嫁二夫”,丈夫可以再娶,妻子却绝对不可以再嫁,在她的心目中下堂求去,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悖理行为,事夫要“专心正色,耳无淫声,目不斜视。”

  在“曲从”篇中,教导妇女要善事男方的父母,逆来顺受,一切以谦顺为主,凡事应多加忍耐,以至于曲意顺从的地步。

  在“叔妹”篇中,说明与丈夫兄弟姐妹相处之道,端在事事识人体、明大义,即是受气蒙冤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万万不可一意孤行,而失去彼此之间的和睦气氛。

  班昭主要生活在汉和帝时代,汉和帝在班超死后不久就驾崩了,皇子刘隆生下来才一百天,就嗣位为汉殇帝邓太后临朝听政,不到半年,殇帝又死,于是以清河王刘祜嗣位为汉安帝,安帝才十三岁,邓太后仍然临朝听政。

  东汉皇帝短命,只有开国的光武帝刘秀活过“花甲”,六十二岁时死,其次就是汉明帝,四十八岁,再次是汉章帝三十一岁,其他多在二十岁以下,包括一大批娃娃皇帝,造成外戚专权局面。

  邓太后以女主执政,班昭以师傅之尊得以参予机要,竭尽心智地尽忠。邓坞以大将军辅理军国,是太后的兄长,颇受倚重,后来母亲过世,上书乞归守制,太后犹豫不决,问策于班昭,班昭认为:“大将军功成身退,此正其时;不然边祸再起,若稍有差迟,累世英名,岂不尽付流水?”邓太后认为言之有理,批准了邓坞的请求。

  班昭年逾古稀而逝,皇太后为她素服举哀。

  班昭是一位博学多才,品德俱优的中国古代女性,她是位史学家,也是位文学家,还是位政治家。她在曹家有一个儿子,几个女儿,她儿子叫曹成,字子谷。邓太后临朝称制后,班昭开始参与政事,出的力不少。因为这个原因,曹成被封为关内侯,官至齐相。班昭逝世后,皇太后亲自为多年的老师素服举哀,由使者监护丧事,死后也给予她应得的荣誉。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8 13: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班昭
2009-07-06 09:05

一代女文豪班昭
班昭字惠班,又名姬,家学渊源,尤擅文采。她的父亲班彪是当代的
大文豪,班昭本人常被召入皇宫,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宫中尊之为
师。
班昭十四岁嫁给同郡曹世叔为妻,所以人们又把班昭叫做“曹大家”。
以个性而论,曹世叔活泼外向,班昭则温柔细腻,夫妻两人颇能相互
迁就,生活得十分美满。
班昭的文采首先就表现在帮她的哥哥班固修《前汉书》,这部书是我国
的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是正史中写的较好的一部,人们称赞它言赅事备,
与《史记》齐名,全书分纪、传、表、志几类。还在班昭的父亲班彪的时候,
就开始了这部书的写作工作,她的父亲死后,她的哥哥班固继续完成这一工
作。班固,字孟坚,九岁能作文,稍大一点,博览众书,九流百家之言无不
穷究,不料就在他快要完成《前汉书》时,却因窦宪一案的牵连,死在狱中,
班昭痛定思痛,接过亡兄的工作继续前进。
好在班昭还在班固活着的时候就参予了全书的纂写工作,后来又得到
汉和帝的恩准,可以到东观藏书阁参考典籍,所以写起来得心应手。
《前汉书》出版以后,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学者争相传诵,《前汉书》
中最棘手的是第七表《百官公卿表》,第六志《天文志》,这两部分都是班昭
在她兄长班固死后独立完成的,但班昭都谦逊地仍然冠上她哥哥班固的名
字。班昭的学问十分精深,当时的大学者马融,为了请求班昭的指导,还跪
在东观藏书阁外,聆听班昭的讲解呢!
班昭还有一个兄弟是班超,我们现在常用的两个成语“投笔从戎”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他的口语演化而成的,反映出他的智勇过人,他
出使西域,以功封定远侯,拜西域都护,扬汉威直至中亚细亚三十年之久。
汉和帝永元十二年,班超派他的儿子班勇随安恩国入贡的使者回到洛

阳,带回他给皇帝的奏章:“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人玉门关。谨遣子
勇,随安西献物入塞,及臣生在,令其目见故土。”表达出一种浓郁的叶落
归根的思想,然而奏章送上去之后,三年后朝廷仍不加理会。班昭想到死去
的哥哥班固,对年已七十,客居异乡的哥哥班超,产生一股强烈的的依恋、
怜悯心情,于是不顾一切地给皇帝上书:
阳,带回他给皇帝的奏章:“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人玉门关。谨遣子
勇,随安西献物入塞,及臣生在,令其目见故土。”表达出一种浓郁的叶落
归根的思想,然而奏章送上去之后,三年后朝廷仍不加理会。班昭想到死去
的哥哥班固,对年已七十,客居异乡的哥哥班超,产生一股强烈的的依恋、
怜悯心情,于是不顾一切地给皇帝上书:
蛮夷之性,悼逆侮老,丙超旦暮入地,久不见代,恐开好究之原,生
逆乱之心。而卿大夫感怀一切莫肯远虑,如有卒暴,超之气力,不能从心,
便为上损国家累世之功,下弃忠臣竭身之用,诚可痛也!故超万里归诚,自
陈苦急,延颈踰望,三年于今,未蒙省禄。
妾窃闻古者十五受兵,六十还之,亦有休息不任职也。缘陛下以至孝
理天下,得万国之欢心,不遗小国之臣,况超得备候伯之位,故敢触死为超
求哀,乞超余年,一得生还;复见阙庭,使国家永无劳远之虑,西域无仓猝
之忧,超得长蒙文王葬骨之恩,子方哀老之急。
班昭代兄上书,说得合情合理,丝丝人扣,汉和帝览奏,也为之戚然
动容。特别是文中的最后两句,引用周文王徐灵台,掘地得死人之骨,而更
葬之。魏文侯之师田子方,见君弃其老马,以为少尽其力,老而弃之,非仁
也,于是收而养之。两则故事明讽暗示,汉和帝认为不再有所决定,实在愧
对老臣,于是派遣戊己校尉任尚出任西域都护,接替班超。
班昭以她的文采和才情使她的哥哥班超得以回朝。
任尚抵达任所,班超一一予以交代完毕,任尚对班超说:“任重虑浅,
宜有以海之。”希望班超对他治理西域一些忠告,班超语重心长地说:“塞外
吏士,本非孝子顺孙,皆以罪过徙补边屯;而蛮夷怀鸟兽之心,难养易败。
今君性严急,水清无大鱼,察政不得严苛,宜荡佚简易,宽小过,总大纲而
已。”但班超走后,任尚私下对亲信说:“我以班君当有奇策,今所言平平耳!”
任尚不能借重班超的经验,竟以严急苛虐而失边和,这是后话。
汉和帝永元十四年八月,班超回到洛阳,拜为射声校尉,他离开西域
疏勒时本已有病,来不及和妹妹好好地聊聊,加以旅途劳顿,回家一个月就
病逝了,班昭无言以对。
班昭以她的文采,完成了哥哥班固的《前汉书》打动汉和帝的心,使
哥哥班超回归洛阳。班昭的文采还表现在她写的《女戒》七篇上。
《七戒》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
本是用来教导班家女儿的私家教课书,不料京城世家却争相传抄,不久之后
便风行全国各地。
在“卑弱”篇中,班昭引用《诗经·小雅》中的说法:“生男曰弄漳,
生女曰弄瓦。”以为女性生来就不能与男性相提并论,必须“晚寝早作,勿
惮夙夜;执务和事,不辞剧易。”才能克尽本份。
在“夫妇”篇中,认为丈夫比天还大,还须敬谨服侍,“妇不贤则无以

事夫,妇不事夫则义理坠废,若要维持义理之不坠,必须使女性明析义理。”
事夫,妇不事夫则义理坠废,若要维持义理之不坠,必须使女性明析义理。”
在“妇行”篇中,订定了妇女四种行为标准:“贞静清闲,行己有耻:
是为妇德;不瞎说霸道,择辞而言,适时而止,是为妇言;穿戴齐整,身不
垢辱,是为妇容;专心纺织,不苟言笑,烹调美食,款待嘉宾,是为妇工。”
妇女备此德、言、容、工四行,方不致失礼。
在“专心”篇中,强调“贞女不嫁二夫”,丈夫可以再娶,妻子却绝对
不可以再嫁,在她的心目中下堂求去,简直是不可恩议的悖理行为,事夫要
“专心正色,耳无淫声,目不斜视。”
在“曲从”篇中,教导妇女要善事男方的父母,逆来顺受,一切以谦
顺为主,凡事应多加忍耐,以至于曲意顺从的地步。
在“叔妹”篇中,说明与丈夫兄弟姐妹相处之道,端在事事识人体、
明大义,即是受气蒙冤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万万不可一意孤行,而失去彼
此之间的和睦气氛。
班昭主要生活在汉和帝时代,汉和帝在班超死后不久就驾崩了,皇子
刘隆生下来才一百天,就嗣位为孝殇帝,邓太后临朝听政,不到半年,殇帝
又死,于是以清河王刘祜嗣位为孝安帝,孝安帝才十三岁,邓太后仍然临朝
听政。
东汉皇帝短命,只有开国的光武帝刘秀活过“花甲”,六十二岁时死,
其次就是明帝,四十八岁,再次是章帝三十一岁,其他多在二十岁以下,包
括一大批娃娃皇帝,造成外戚专权局面。
邓太后以女主执政,班昭以师傅之尊得以参予机要,竭尽心智地尽忠。
邓坞以大将军辅理军国,是太后的兄长,颇受倚重,后来母亲过世,上书乞
归守制,太后犹豫不决,问策于班昭,班昭认为:“大将军功成身退,此正
其时;不然边祸再起,若稍有差迟,累世英名,岂不尽付流水?”邓太后认
为言之有理,批准了邓坞的请求。
班昭年逾古稀而逝,皇太后为她素服举哀。
班昭是一位博学多才,品德俱优的中国古代女性,她是位史学家,也
是位文学家,还是位政治家。她在曹家有一个儿子,几个女儿,儿子曹成被
封为关内侯。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8 13: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班昭,生于公元41年,名昭,字惠班,一名姬。东汉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阳东北)人。班昭这个名字不如时人尊称的“曹大家”更为显赫。因为她嫁于扶风曹世叔后不久,丈夫就去世了;她年轻守寡,为人端庄秀美,博学多才而聪慧;尤其是她继承父兄事业而完成著名的《汉书》编纂工作,成为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史学家,而且是著名的史学家。但是,她所撰写的《女诫》,却长期成为套在中国女性身上的精神枷锁。
  
  一、《汉书》的最后完成者
  
  班昭的父亲班彪,系我国著名的史学家。他仿照司马迁《史记》的体例,着手撰写我国第一部断代史《史记后传》,可惜只完成了六十五篇就病逝了。班彪的儿子、班昭的长兄班固根据父亲的旧稿进行修改、补充,经过二三十年的长期努力,《汉书》大体得以完成。但此时,因为班固是征讨匈奴大将军窦宪的谋士,当征讨匈奴战事获得胜利回朝后,不料当朝皇帝却以“族党太盛”的罪名加害于大将军窦宪,逼令自杀。班固也受到株连,他所尽毕生之力欲成就的《汉书》也没有最后完成,便于公元92年死在狱中。
  据《后汉书·列女传》记载,班固《汉书》“其八表及天文志未及竟而卒”。永元年间(89年—104年),汉和帝刘肇下令班昭完成写《汉书》的任务。班昭当时已是才高八斗的一代女杰。她从小就耳濡目染,熟读儒家经典和各种史籍,掌握了丰富的历史和天文地理知识,承担续写《汉书》的重任是有坚实基础的。班昭含泪继承父亲和哥哥的未竟事业,立誓完成父兄的遗愿。她利用东观藏书阁(即宫廷的图书馆)藏书和各种珍贵资料,呕心沥血,替哥哥写完了《汉书》的“八表”及《天文志》,使《汉书》这部巨著得以最终完成。“八表”和《天文志》是《汉书》中最艰巨的部分,尤其是《天文志》,文辞特别深奥。当时的文字没有标点符号,全靠自己读句。据说大学者马融也无法读得断,班昭就教其他人诵读,从而使《汉书》传播开了。
  班昭在续写、整理、补写《汉书》过程中,显露出超人的才华。《汉书》问世后,其名声大振。班昭的治学精神和博学高才,成为人们的楷模,受到东汉皇帝的无比称赞和尊重。她应和帝之约,被宣进宫任宫中女官。上至皇帝,下至文武大臣和皇后嫔妃,都以师礼待班昭,并尊称其为“曹大家”。她进宫后,向皇后、嫔妃传播儒学经典、天文算术等,深受尊敬。
  尽管史家对班昭续《汉书》之事尚有争议,但对其在《汉书》编撰过程中确有贡献的看法始终一致。大家认为,在整理《汉书》的过程中,班昭无以伦比的文才,对文章修改润色、校核整理,增色不少。《汉书》能有今日之完美,与班昭尽心尽力不可分割。《汉书》多用古字,班昭是在《汉书》定稿后,惟一能通晓《汉书》的权威。当人们不能理解《汉书》内容时,《汉书》的解释权则在班昭。
  
  二、为班超请命回内地
  
  班昭还有一件很感人的事,就是为开发西域有大功的班超(班昭之二哥)请命,使其回到内地。
  班超(32年—102年)富有学识,胸怀大志,年少时就想效法张骞,立功异域。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73年)的某天,当过朝廷兰台令史(即皇家图书馆馆长)的班超正在提笔作书,听人说匈奴寇边,杀掳百姓,玉门关的城门白天也必须关得紧紧的。他愤然而起,扔下笔杆,着戎装,跨战马,投入了远征军。不久,班超奉命出使西域。
  班超在西域,联合弱小民族,团结抗暴,先后打败莎车(今新疆莎车一带)、龟兹、焉耆(今新疆焉耆一带)等国。匈奴北单于在西域北道上的势力也被驱逐出去,西域五十多国都同东汉王朝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公元91年,汉军追击北单于直抵金薇山(今阿尔泰山),北单于大败,西走乌孙,后转康居,再行西迁;匈奴对西域、对汉朝的威胁、骚扰,至此全部瓦解了。
  班超成功地再通了丝绸之路,他少时的抱负实现了。据《后汉书·西域传》记载,汉和帝以班超“不动中国,不烦戎士;得远夷之和,同异俗之心”,升他为西域都护,封他为定远侯,移镇龟兹它乾城(今新疆拜城东南)。班超英名远播,连“条支、安息诸国,至于海濒,四万里外,皆重译贡献”。这时,班超还想与欧洲直接通使。公元97年,他派出属吏甘英“穷临西海而还”。地中海附近的若干邦域,“皆(中国)前世所不至,《山(海)经》所未详,莫不备其风土,传其珍怪焉”。班超通使西方,加强东西联系,厥功至伟矣!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开发西域丝绸之路,彻底平定匈奴之乱,在边疆驻扎达30年,有大功于朝廷的班超,在汉和帝永元十四年(102年),已逾70岁,又患胸贲疾,请求朝廷准予归洛阳养病时,竟未被朝廷允许。
  班超之妹班昭实在不能容忍朝廷如此不通人情地对待一个有功之臣。她愤而向朝廷直接上书,指出这种做法的不妥。班昭的上书,虽实质是批评皇帝,但她的文字语言技巧甚高,写得情笃意切,竟使汉和帝大受感动,接受了班昭的批评,恩准班超从边关回内地治病养老。永元十四年八月,班超以71岁高龄扶杖回到长安,一个月后,就与世长辞了。
  正是因为班昭博学多才,处理政事不输于男,所以当汉和帝于公元105年死后,即位的殇帝、安帝年幼,邓皇后临朝听政,即以班昭为得力的治国安邦高参。而班昭也不辱使命,尽其所能地发挥了作用。《后汉书·列女传》记载:“永初中,太后兄将军邓骘以母忧,上书乞身,太后不欲许,以问(班)昭。(班)昭因上书曰……太后从而许之。于是(邓)骘等各还里第焉。”显然表明班昭的见识不同于并且高于邓太后。因为郑骘归丧,既可成全其孝名,又能赢得谦退的赞誉,所以邓太后就接受了班昭的意见而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三、作《女诫》阐发儒家妇女观
  
  班昭作为女性中的才子,尽管在续写《汉书》、参与国事处理诸方面表现出了不输于男子的能力和精神,然而她毕竟是生活于那个时代的人。在那个妇女地位每况愈下的时候,班昭无力改变现实,甚至受时代观念的影响,而不自觉地成为儒家妇女观的总结者。她撰写了七篇《女诫》,细致深入地规范了妇女的日常行为和角色意识。
  据《后汉书·列女传》记载,班昭的《女诫》共分《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和叔妹》七章,全面系统地规范女性的妇德修养和处理与丈夫、公婆和叔妹的关系。班昭身为女性,所以较男性道学家们更容易抓住女性生活的要害而循循善诱。更由于班昭写作此文的缘由是担心女儿“不渐训诲,不闻妇礼,惧失容他门,取耻宗族”,因此,她总结一生周旋于夫家的经验,总体上带有非常强的自抑色彩,主要是围绕如何讨好丈夫、公婆和叔妹的欢心,以达到在夫家生存下去的目的而阐述。
  在《卑弱》篇中,班昭认为,女人的性格既是天生“卑弱”,当然就只有处于“下人”地位,以男子为尊,处处按男子的意志行事了。
  在《夫妇》篇中,班昭认为,既然女子天生“卑弱”,当然就只能“事夫”并为其所“御”了。丈夫“御妇”是天经地义的,是“威仪”的体现。
  在《敬慎》篇中,班昭将社会上已客观存在的性别等级意义上的男尊女卑观念,提升到一种具有审美内涵的对“卑弱”的追求上。班昭认为,妻与夫的关系只存在“恩”和“义”的关系,妻所要做的一切就是不要破坏丈夫对自己的恩情,才不致遭到贬弃。在班昭眼里,夫妻情感变为事关利害得失的施舍与恩惠的关系。这样,男女之间在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上的不平等就扩展到了夫妻情感之中。
  在《妇行》篇中,班昭写道:女子应当有“妇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妇德,不必才明绝异也;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专心纺绩,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妇德、妇言、妇容、妇功这“四者”,是“女人之大德,而不可乏之者也。然为之甚易,惟在存心耳”。“妇行四者”本是《礼记》中就有的,班昭将之具体化、细致化,从而使其成为非常具体细致的要求和规范。妇女按此执行,在处理家庭内部关系时就只能一味谦让,从而失去独立和自尊,丧失与男人平等的人格。
  在《专心》篇中,班昭写道:《仪礼》规定:“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在该篇里,妇女的一言一行,已完全被细化乃至僵化了,哪里还有妇女的自我呢?
  在《典从》篇中,班昭认为,妇女不但要顺从丈夫,还有公婆、舅姑等,都要顺从。班昭讲的“顺从”是不讲是非曲直的,也就是无条件的。
  在《和叔妹》篇中,班昭特别强调妇女的“谦顺”之德,认为“谦顺”不但是在夫家立足之本,也关系到自己父母的荣辱。
  
  四、《女诫》不幸成为“万世女则之规”
  
  从班昭写《女诫》的行为及其观点,可以知道,当时社会已形成的男尊女卑观念,已经十分强化,而且对女性已有十分深入的影响;以至于一部分文化层次较高的女性(如班昭)率先成为这种妇女观的直接接受者、制定者和宣传者了。
  按照班昭在《女诫》中的说法,女人天生“卑弱”,所以必须以男为尊,以夫为尊,要心甘情愿地接受丈夫之“御”,处处都要以“妇行”规范自己,要谦让,要顺从,要牢记其夫对己之“恩”,等等。如此这般的女子,哪里还有独立、自尊、平等的人格可言呢!“男尊女卑”等传统性别观念,虽非班昭首创,但她的《女诫》却使这个观念更系统更完整了。
  班昭写《女诫》,与她年轻时就守寡至终老,有密切关联。到东汉时,作为统治思想的儒家理论已经牢牢地占据了思想意识领域,儒家妇女观已逐渐发展成熟,并对社会观念及妇女生活产生了越来越深入的影响。至班昭更是身体力行,所以,她很讨统治阶级的尊重,也得到社会的认可,从而被树为那个时代的楷模。她的《女诫》则被历代统治者赞誉为“足为万世女则之规”。
  据《后汉书·列女传》记载,安帝元初二年(115年),七十余岁的班昭病逝,“皇太后素服举哀,使者监护丧事”,这的确是相当高的规格了。班昭“所著赋、颂、铭、诔、问、注、哀辞、书、论、上疏、遗令”,均搜集编撰,称为《曹大家集》,显示了她与众不同的才华及社会地位。
  班昭本为那个时代的杰出女性,却不顾自身的切身经验——女子须有才和独立,才能立足于社会并为人所尊重——偏偏去迎合统治者的需要。她对男尊女卑深信不疑,以为是天经地义,从而为全体妇女制订了一整套钳制她们天性自由和生活方式的“女诫”,让她们诚惶诚恐地恪守闺训和妇道,放弃独立人格。这不能不说是那时女性的悲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辞赋网·中辞网·中华辞赋网· ( 赣ICP备15007199号 )

GMT+8, 2020-6-5 00:58 , Processed in 1.0781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վ ӯ ˶ij վ Ų ʹڱȷ Ų ʹ˾ Ͼij ʹ2ַ ˸淨 粩ʹ˾ Ͼij ij 888 ֳ Ͼij ˶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