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辞赋网·辞赋网·中华辞赋网·当代中国辞赋家集聚的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360|回复: 2

上林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17 22: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林賦


作者:司马相如


亡是公听然而笑曰:「楚則失矣,而齊亦未為得也。夫使諸侯納貢者,非為財幣,所以述職也;封疆畫界者,非為守禦,所以禁淫也。今齊列為東藩,而外私肅慎,捐國踰限,越海而田,其於義固未可也。且二君之論,不務明君臣之義,正諸侯之禮,徒事爭於游戲之樂,苑囿之大,欲以奢侈相勝,荒淫相越,此不可以揚名發譽,而適足以贬君自損也。
  

「且夫齊楚之事又烏足道乎?君未睹夫巨麗也,獨不聞天子之上林乎?左蒼梧,右西極。丹水更其南,紫淵徑其北。終始灞滻,出入涇渭。酆鎬潦潏,紆餘委蛇,經營乎其內。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東西南北,馳騖往來。出乎椒丘之闕,行乎洲淤之浦。經乎桂林之中,過乎泱漭之壄。汩乎混流,順阿而下,赴隘陿之口。觸穹石,激堆埼,沸乎暴怒,洶涌彭湃。滭弗宓汩,偪側泌瀄。橫流逆折,轉騰潎洌。滂濞沆溉,穹隆雲橈,宛潬膠盭。踰波趨浥,蒞蒞下瀨。批巖衝擁,奔揚滯沛。臨坻注壑,瀺灂霣墜。沈沈隱隱,砰磅訇磕。潏潏淈淈,湁潗鼎沸。馳波跳沫,汩濦漂疾,悠遠長懷。寂漻無聲,肆乎永歸。然後灝溔潢漾,安翔徐回。翯乎滈滈,東注太湖,衍溢陂池。於是乎蛟龍赤螭,䱍䲛漸離。鰅鰫鰬魠,禺禺魼鰨。揵鰭掉尾,振鱗奮翼,潛處乎深巖。魚鱉讙聲,萬物衆夥。明月珠子,的皪江靡,蜀石黃礝,水玉磊砢。磷磷爛爛,采色澔汗,藂積乎其中。鴻鷫鵠鴇,鴐鵝屬玉。交精旋目,煩鶩庸渠。箴疵鵁盧,群浮乎其上。汎淫泛濫,隨風澹淡。與波搖蕩,奄薄水渚。唼喋菁藻,咀嚼菱藕。
  

「於是乎崇山矗矗,巃嵷崔巍。深林巨木,嶄巖嵾嵳。九嵕嶻嶭,南山峨峨。巖阤甗錡,摧崣崛崎。振溪通谷,蹇產溝瀆。谽呀豁閕,阜陵別隝。崴磈㟪廆,丘虛堀礨。隱轔鬱㠥,登降施靡,陂池貏豸。沇溶淫鬻,散渙夷陸。亭皋千里,靡不被築。揜以綠蕙,被以江蘺。糅以蘪蕪,雜以留夷。布結縷,攢戾莎,揭車衡蘭,槁本射干。茈薑蘘荷,葴持若蓀。鮮支黃礫,蔣苧青薠。布濩閎澤,延曼太原。離靡廣衍。應風披靡。吐芳揚烈,郁郁菲菲。衆香發越,肸蠁布寫,䁆薆咇茀。
  

「於是乎周覽泛觀,縝紛軋芴,芒芒恍忽。視之無端,察之無涯。日出東沼,入乎西陂。其南則隆冬生長,涌水躍波。其獸則㺎旄貘犛,沈牛麈麋。赤首闤題,窮奇象犀。其北則盛夏含凍裂地,涉冰揭河。其獸則麒麟角端,騊駼橐駝。蛩蛩驒騱,駃騠驢驘。
  

「於是乎離宮別館,彌山跨谷。高廊四注,重坐曲閣。華榱璧璫,輦道纚屬。步櫩周流,長途中宿。夷嵕築堂,累臺增成。巖窔洞房。頫杳眇而無見,仰攀橑而捫天。奔星更於閨闥,宛虹扡於楯軒。青龍蚴蟉於東葙,象輿婉僤於西清。靈圄燕於閒館,偓佺之倫暴於南榮。醴泉涌於清室,通川過於中庭。盤石振崖,嶔巖倚傾,嵯峨㠎嶪,刻削崢嶸。玫瑰碧琳,珊瑚叢生。瑉玉旁唐,玢豳文鱗。赤瑕駮犖,雜臿其間,晁采琬琰,和氏出焉。
  

「於是乎盧橘夏熟,黃甘橙楱。枇杷橪柿,楟奈厚朴。梬棗楊梅,櫻桃蒲陶。隱夫薁棣,答遝離支。羅乎後宮,列乎北園。䝯丘陵,下平原。揚翠葉,扤紫莖。發紅華,垂朱榮。煌煌扈扈,照曜鉅野。沙棠櫟櫧,華楓枰櫨。留落胥邪,仁頻并閭。欃檀木蘭,豫章女貞。長千仞,大連抱。夸條直暢,實葉葰楙。攢立叢倚,連卷欐佹。崔錯癹骪,坑衡閜砢。垂條扶疏,落英幡纚。紛溶箾蔘,猗狔從風。藰蒞芔歙,蓋象金石之聲,管籥之音。偨池茈虒,旋還乎後宮。雜襲絫輯,被山緣谷,循阪下隰,視之無端,究之無窮。
  

「於是乎玄猿素雌,蜼玃飛𧕫,蛭蜩蠼猱,獑胡豰蛫,棲息乎其間。長嘯哀鳴,翩幡互經,夭蟜枝格,偃蹇杪顛。隃絕梁,騰殊榛,捷垂條,掉希間。牢落陸離,爛漫遠遷。
  

「若此者數百千處,娛遊往來,宮宿館舍。庖廚不徙,後宮不移,百官備具。
  

「於是乎背秋涉冬,天子校獵。乘鏤象,六玉虯。拖蜺旌,靡雲旗。前皮軒,後道游。孫叔奉轡,衛公參乘。扈從橫行,出乎四校之中。鼓嚴簿,縱獵者,河江為阹,泰山為櫓。車騎靁起,殷天動地。先後陸離,離散別追。淫淫裔裔,緣陵流澤,雲布雨施。生貔豹,搏豺狼。手熊羆,足壄羊。蒙鶡蘇,絝白虎。被班文,跨壄馬。陵三嵕之危,下磧歷之坻。徑峻赴險,越壑厲水。椎蜚廉,弄獬豸。格蝦蛤,鋋猛氏。羂騕褭,射封豕。箭不苟害,解脰陷腦。弓不虛發,應聲而倒。
  

「於是乘輿弭節徘徊,翱翔往來。睨部曲之進退,覽將帥之變態。然後侵淫促節,儵敻遠去。流離輕禽,蹴履狡獸。䡺白鹿,捷狡兔。軼赤電,遺光耀。追怪物,出宇宙。彎蕃弱,滿白羽。射游梟,櫟蜚遽。擇肉而后發,先中而命處。弦矢分,藝殪仆。
  

「然后揚節而上浮,凌驚風,歷駭猋,乘虛無,與神俱。躪玄鶴,亂昆雞。遒孔鸞。促鵔鸃。拂翳鳥,捎鳳凰。捷鵷鶵,揜焦明。
  

「道盡途殫,迴車而還。消搖乎襄羊,降集乎北紘。率乎直指,晻乎反鄉。蹶石闕,歷封巒。過鳷鵲,望露寒。下棠梨,息宜春,西馳宣曲,濯鷁牛首。登龍臺,掩細柳。觀士大夫之勤略,均獵者之所得獲。徒車之所𨏼轢,步騎之所蹂若,人臣之所蹈籍。與其窮極倦𠙆,驚憚讋伏。不被創刃而死者,他他籍籍。填阬滿谷,掩平彌澤。
  

「於是乎遊戲懈怠,置酒乎顥天之臺,張樂乎膠葛之寓。撞千石之鍾,立萬石之虡。建翠華之旗,樹靈鼉之鼓,奏陶唐氏之舞,聽葛天氏之歌。千人唱,萬人和。山陵為之震動,川谷為之蕩波。巴渝宋蔡,淮南干遮,文成顛歌。族居遞奏,金鼓迭起。鏗鎗闛鞈,洞心駭耳。荊吳鄭衛之聲,韶濩武象之樂,陰淫案衍之音。鄢郢繽紛,激楚結風。俳優侏儒,狄鞮之倡,所以娛耳目樂心意者,麗靡爛漫於前,靡曼美色。
  

「若夫青琴宓妃之徒,絕殊離俗,妖冶嫺都。靚糚刻飾,便嬛綽約。柔橈嫚嫚,嫵媚孅弱。曳獨繭之褕絏,眇閻易以卹削。便姍嫳屑,與俗殊服。芬芳漚鬱,酷烈淑郁。皓齒粲爛,宜笑的皪。長眉連娟,微睇綿藐。色授魂與,心愉於側。
  

「於是酒中樂酣,天子芒然而思,似若有亡,曰:『嗟乎,此大奢侈!朕以覽聽餘閒,無事棄日。順天道以殺伐,時休息於此。恐後葉靡麗,遂往而不返,非所以為繼嗣創業垂統也。』於是乎乃解酒罷獵,而命有司曰:『地可墾闢,悉為農郊,以贍萌隸,隤墻填塹,使山澤之人得至焉。實陂池而勿禁,虛宮館而勿仞。發倉廩以救貧窮,補不足。恤鰥寡,存孤獨。出德號,省刑罰。改制度,易服色。革正朔,與天下為更始。』
  

「於是歷吉日以齋戒,襲朝服,乘法駕,建華旗,鳴玉鸞,游于六藝之囿,馳騖乎仁義之塗。覽觀春秋之林,射貍首,兼騶虞。弋玄鶴,舞干戚。載雲䍐,揜群雅。悲伐檀,樂樂胥。脩容乎禮園,翱翔乎書圃。述易道,放怪獸。登明堂,坐清廟。次群臣,奏得失。四海之內,靡不受獲。於斯之時,天下大說,鄉風而聽,隨流而化,芔然興道而遷義。刑錯而不用,德隆於三王,而功羨於五帝。若此,故獵乃可喜也。
  

「若夫終日馳騁,勞神苦形。罷車馬之用,抏士卒之精。費府庫之財,而無德厚之恩。務在獨樂,不顧衆庶。忘國家之政,貪雉兔之獲。則仁者不繇也。從此觀之,齊楚之事,豈不哀哉!地方不過千里,而囿居九百,是草木不得墾辟,而人無所食也。夫以諸侯之細,而樂萬乘之侈,僕恐百姓被其尤也。」
  

於是二子愀然改容,超若自失,逡巡避廗,曰:「鄙人固陋,不知忌諱,乃今日見教,謹受命矣。」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8 04: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林赋》-创作背景   


汉代立国之后,社会由战乱转为安定,农业获得稳定发展,国力不断增强。与此相伴随的,是文化事业和文学艺术再度繁荣。汉代君臣多为楚地人,他们在将自己的喜怒哀乐之情和审美感受付诸文学时,便自觉不自觉地采用了《楚辞》所代表的文学样式,从而创造出汉代文坛独具风貌的赋。中国文学发展中一段辉煌的历史便由此展开了。汉王朝立国之初,天下尚未安定,以刘邦为代表的统治者对文化建设的重要意义缺乏深刻认识,刘邦曾明确表示不喜欢《诗》、《书》。


陆贾首先指出了文化建设的重要性,以出色的政论文启发并引导最高统治者总结前代王朝兴衰成败的经验教训,同时,陆贾也运用赋抒发情志,为汉代文学创作揭开了序幕。汉代初期的作家多具备陆贾那种精神、气质,他们集纵横家、文学家的品格于一身。他们的修养、素质对汉初文学风貌的形成影响至深。同陆贾最为接近的作家当属贾谊,他是促进汉代文学繁荣期早日到来的最重要的作家。

给予汉初文学发展以巨大推动力的人首推梁孝王刘武。孝王武与景帝同为窦太后所生,最亲;在反对吴、楚七国之乱中有功,又为大国,居天下膏腴之地。于是,孝王广筑苑囿,招延四方豪杰、文士。一时俊逸之士如枚乘(?-前140)、公孙诡、邹阳、严忌、羊胜等从孝王游于梁园,形成极具影响的文学群体。梁客皆善于创作辞赋,而枚乘尤为突出。公孙诡多奇邪之计,时号“公孙将军”;邹阳为人有智略,慷慨不苟合,其文博辩入理;其他诸人也各有所长。



梁园的文化氛围令文学之士感到惬意,确实为文学家提供了适合于发挥自己才能的特殊环境。梁孝王去世和汉武帝继位,是汉代文学由初期进入盛期的转折点。它掀开了汉代盛世的帷幔,同时,也开始了汉代文坛的新纪元。武帝少时即好文学,即位之后,对文学之士的亲幸,对文学事业的热心推动,为前代君主所不曾有。


于是,一时文坛俊杰,集中在武帝周围,形成一个庞大的文学侍从群体。这个时期,不仅作家队伍壮大,所作赋的数量也多于其他时代,而且作品题材广泛,艺术水平较高,特别是出现了一批足以代表这个辉煌时代的作家。武帝朝的文坛,是汉代盛世景象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中国文学史上光辉的一页。

梁园文学的准备和哺育,武帝时代各方面条件的沾溉,造就了一代文人,更造就了一个辉耀当世、影响未来的作家,这就是司马相如(约前179-前118)。他雄踞于西汉文坛,创作出具有典范意义的汉赋。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8 05: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林赋》-艺术成就


《上林赋》是司马相如的代表作,也是汉赋中具有开拓意义和典范作用的成果。《上林赋》作于武帝召见之际,与《子虚赋》内容连属,构思一贯,结体谨严,实为一篇完整作品的上下章。作品虚构子虚、乌有先生、亡是公三人,并通过他们讲述齐、楚和天子畋猎的状况,他们对此事的态度,结成作品的基本骨架。《子虚赋》写楚臣子虚使于齐,齐王盛待子虚,悉发车骑,与使者出猎。畋罢,子虚访问乌有先生,遇亡是公在座。子虚讲述齐王畋猎之盛,而自己则在齐王面前夸耀楚王游猎云梦的盛况。在子虚看来,齐王对他的盛情接待中流露出大国君主的自豪、自炫,这无异于表明其他诸侯国都不如自己。他作为楚国使臣,感到这是对自己国家和君主的轻慢。使臣的首要任务是不辰君命,于是,他以维护国家和君主尊严的态度讲述了楚国的辽阔和云梦游猎的盛大规模。


赋的后半部分是乌有先生对子虚的批评。他指出,子虚“不称楚王之德厚,而盛推云梦以为高,奢言淫乐而显侈靡”,这种作法是错误的。在他看来,地域的辽远、物产的繁富和对于物质享乐的追求,同君主的道德修养无法相比,是不值得称道的。从他对子虚的批评中可以看出,他把使臣的责任定位在传播自己国家的强盛和君主的道德、声誉上。而子虚在齐王面前的所作所为,恰恰是诸侯之间的比强斗富,是已经过时的思想观念所支配。因此他说,“必若所言,固非楚国之美也”。


作品通过乌有先生对子虚的批评,表现出作者对诸侯及其使臣竞相侈靡、不崇德义的思想、行为的否定。“彰君恶”诸语表现出较鲜明的讽喻意图。


《上林赋》紧承上篇乌有先生的言论展开,写出亡是公对子虚、乌有乃至齐、楚诸侯的批评,并通过渲染上林苑游猎之盛及天子对奢侈生活的反省,艺术地展现了汉代盛世景象,表明作者对游猎活动的态度、对人民的关心。在《上林赋》中,亡是公以“楚则失矣,而齐亦未为得”一语起势,将全篇的意蕴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在作者看来,子虚自炫物资繁富、奢侈逾度的思想最为浅陋;乌有先生重精神、尚道义,从较高的基点上对它进行了否定。然而,乌有先生谈话的思想基点,乃是诸侯国中较有识见的贤臣思想,它与大一统的盛世强国的精神,尚有明显的高下之别。他明确地指出:不务明君臣之义、正诸侯之礼,徒事争于游戏之乐、苑囿之大,欲以奢侈相胜,荒淫相越,此不可以扬名发誉,而适足以贬君自损也。针对他们二人共同的失误给予总体批评,然后笔锋一转,以上林的巨丽之美否定了齐、楚的辽远盛大,使诸侯国相形见绌。作者极写上林苑囿的广阔,天子畋猎声势的浩大,离宫别馆声色的淫乐。描写上林苑的文学占据了作品的绝大部分篇幅,它以浓墨重彩,生动地描绘出庞大帝国统治中心前所未有的富庶、繁荣,气势充溢,信心十足;通过畋猎这一侧面,写出汉帝国中央王朝在享乐生活方面也独具坚实丰厚的物质基础。


在作者的笔下,居于这个庞大帝国统治中心的天子是个既懂得享乐奢侈、又勤政爱民、为国家计之久远的英明君主。他在酒足乐酣之时,茫然而思,似若有失,曰:“嗟乎,此太奢侈!”尽管如此,这位英主认为自己是以勤于政事的闲暇率众出猎,奢侈而不废政务。他担心后嗣陷于“靡丽”歧途,“往往而不返”,“非所以为继嗣创业垂统也”。他不想对后世产生误导,遂发布了一个同以往设立上林苑迥然不同的命令:于是乎乃解酒罢猎,而命有司,曰:“地可垦辟,悉为农郊,以赡萌隶;隤墙填堑,使山泽之人得至焉;实陂池而勿禁,虚宫馆而勿仞。发仓廪以救贫穷,补不足,恤鳏寡,存孤独。出德号,省弄罚,改制度,易服色,革正朔,与天下为更始。”这个命令否定上林的巨丽之美,而代之以天下之治。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尚德崇义,按照儒家理想和经典以治天下。

作品描绘出一幅天下大治的盛世景象:“于斯之时,天下大说,向风而听,随流而化。卉然兴道而迁义,刑错而不用。德隆于三皇,而功羡于五帝。”此处所展现的景象同前面所描绘的上林巨丽之美有着本质的差别。这里不渲染地域的辽阔、物质的饶富、气势的充溢,而是突出了道德的、政治的潜在力量和功效。于是,天下大治的理想社会又成为对上林巨丽之美的否定。


在《上林赋》中,作品的宗旨得到进一步升华。亡是公所描绘的盛世景象成为“猎乃可喜”的前提条件。他不再停止于乌有先生所力主的对道义的追求,而是从天子对后世子孙的垂范作用,从天子对人民、对社稷所负使命的角度,看待畋猎之事。他要以自己构想出的盛世蓝图及对畋猎的态度诱导君主,以达到讽谏的目的。《上林赋》对楚国云梦和天子上林苑的辽阔,两处物产的丰富,特别是对天子畋猎的声势,作了极其夸张的描绘,使之超出事物的现实可能性。这样极度夸张的描写赋予作品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使作品具有超乎寻常的巨丽之美。同时,在司马相如的笔下,夸张描绘的艺术渲染原则和严正的艺术旨趣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对艺术巨丽之美的追求和对艺术社会意义即讽谏作用的依归,较好地融为一体。


《上林赋》的结构,是篇首几段用散文领起,中间若干段用韵文铺叙,篇末又用散文结尾。作品气势恢宏,波澜起伏,一转再转,而又气脉贯通,一泻千里。这两篇作品句法灵活,用了许多排比句,并间杂长短句。在对各种景物进行描写时,司马相如不是像枚乘那样多用长句,而是大量采用短句,描写山水用四字句,描写游猎主要用三言,音节短促,应接不暇,文采斑驳陆离。


总之,《上林赋》在许多方面都度越前人而成为千古绝调,是汉赋的典范之作,也成为后代赋类作品的楷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辞赋网·中辞网·中华辞赋网· ( 赣ICP备15007199号 )

GMT+8, 2019-8-20 11:07 , Processed in 0.1086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վ ӯ ˶ij վ Ų ʹڱȷ Ų ʹ˾ Ͼij ʹ2ַ ˸淨 粩ʹ˾ Ͼij ij 888 ֳ Ͼij ˶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