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辞赋网·辞赋网·中华辞赋网·当代中国辞赋家集聚的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00|回复: 39

冤尸岂能也沉默 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0 17: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冤尸岂能也沉默  赋


        噫嘘,骨灰被晾,鬼魂热泪起浪!
      彼王二小、十三岁,我张扣扣、也十三岁。王二小身单力薄,不容仇敌逍遥,牵倭寇入八路军埋伏圈,令狗头开瓢;张扣扣老实懦弱,眼看亲娘遭恶,搂母亲于臂弯里心绞痛,至手冰血热!此王正军、十七岁、年幼无知;此文之代笔亦
十七岁,合法扛枪踏入部队。
《1979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曰: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从“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来看,王正军应当按一百三十四条从重处以无期徒刑。因为,早已满十七岁的王正军不会不知道“用木棒猛击头部”的严重后果。这是一种将人往死里打的疯狂举动,与故意杀人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应当按照《刑法134条》从重处罚。那么南郑县法院凭什么对他从轻处理的呢?
“王正军在犯罪时未满18岁”,根据《刑法14条第3款》“已满十四岁不满十八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里的“应当”并不等于“必须”,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的,该从重的还得从重。譬如,1996年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被冤杀案,法院不但没有按“应当”对他从轻处罚,而是从重从快处以极刑,立即执行,全案历时仅仅61天。呼格吉勒图冤死时年仅17岁。
“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判决书》中虽有“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王正军说是“钢筋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之说,奇怪的是竟未致伤王正军(如果受伤,庭辩中不可能不提及),可见汪秀萍这个“打”,手下是留了情的。否则,头破血流的恐怕就不是汪秀萍而是王正军自己!这应该就是汪秀萍所犯的过错了。要知道,如果汪秀萍的扁铁在王正军的额头和面部也分别猛击一下,其伤害力应该也不会弱于王正军的木棒朝汪秀萍的头上猛击一下的。令人更难以接受的是,这个“从轻至彻底”、“退步到尽头”的七年徒刑最后还大打了折扣,实际执行仅仅4年!
一条人命,四年徒刑。中间划上的这个等号,实在太沉重!给它们划上等号的法律,能说是公平,是公正吗!
  23年前那场不公的审判对于本案的起因负有非常重大的过错责任。可以这样认为,没有当时的审判不公,就没有本次的惨案出现。所以,法院应该像当年王正军打死张扣扣母亲一案的判决书所说的“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应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一样,主动承担责任,对我张扣扣也从轻处罚!

我张扣扣杀死三人,犯罪情节不能说不严重。但是,其刀锋指向,坚守着自己的“有仇报仇”原则,没有滥杀无辜、报复社会。我张扣扣一直认为,母亲被打死一案,是王家疏通了关系致使判决不公。不管是否如此,我认为就是这样。因此,既对王家充满了仇恨,也对法院充满了怨恨。怀有这种心态的人,极易走上极端,如今滥杀无辜的极端事件、别是针对孩子痛下毒手的极端事件,时有所闻吧?
这样一个普通人都能明白的简单道理,本应明察秋毫的法律,岂可犯糊涂而将二者视为“同恶”予以同样的处罚呢!据我张扣扣的辩护律师邓学平指出,和一审一样,二审时有关方面继续刻意淡化甚至否认我张扣扣的犯罪动机是出人命试图继续将这个案子与23年前的案子进行切割,把我张扣扣刻意塑造成一个金钱至上、价值观恶臭之痞子.其实,何止如此尔?我还欲娶嫦娥、劫持飞船呢!言我母亲系泼妇,呜呼,若斯泼妇,周大婶、李二嫂,本村、本地、本省乃至全中国随处可见矣!其可能有杀人之念,却没出人命;王正军心慈手软,可能没打算杀人,然而,一击了断,出了人命。哀哉,人命关天、天巴掌大;杀人偿命、狗 屎 没用 !
呵呵,为母复仇之说可以休矣,为母复仇等同于为一陌生、植物人复仇,甚至于为驴复仇!为母复仇、为父复仇、为家复仇、为家国复仇 ,统统是参谋长刁德一的香屁!为母复仇、小菜一碟,为父复仇、一碟小菜,为家复仇、大菜一碟, 为家国复仇、大菜一碗,岌岌乎危险!
瓦解军心、削弱士气之上将国贼、顶级汉奸,不可能被处死,秦香莲早就在开封府大堂上宣布过喽:官官相护有牵连!
嗟夫,求忠臣于孝子之门, 孝子哏儿屁哪来忠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耶?!只要是“为母复仇” ,即使是软借口,只要靠谱,就必须刮目相看 ,另眼相待!唉,检察官语无伦次、出尔反尔{见附一} ,可怜、可叹,无才、无
品!
我遭冤杀前 ,数千名乡亲、机关干部、工人,没有沉默,拉横幅为我呐喊,谢谢了!被处死后,大家沉默了,善莫大焉,我张扣扣在奈何桥边给大家鞠躬、叩首了!            
检察、审判、刑侦机关,必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利利索索、恭恭敬敬地
维护中国民族之优良传统、尊重人性、崇尚孝道!如果走样、出轨,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国家公器自毁长城,罪莫大焉!
我张扣扣死、将遗患无穷,焉是危言耸听乎!?


附一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张扣扣因其母被伤害致死,确实给其幼小的心理蒙上了阴影,这也是22年后其选择王家人而不是其他人作为宣泄对象的“导火索”,在对其量刑时可以按照酌定从轻情节予以对待。可是,张扣扣将杀人对象的选择不仅仅指向当年的直接责任人王正军,而是肆意扩大了其泄愤的对象,直指王家另外三个无辜之人,事实上王富军只是因事未能回家而幸免于难。这样卑劣的行径,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报仇”,而是超出了普通大众情感承受力的“灭门”,足见其人性泯灭的真实一面,对张扣扣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理应依法严惩。

                   代笔 : 年逾古稀、耳聪目明之 新疆好汉左增杰

                           2019-07-18至20,乌鲁木齐铁路局22街、12、3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7-20 21: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9-7-20 21:3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义正词严,赞!
发表于 2019-7-21 05: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7-21 09: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权代张扣扣在天之灵,给以上三君行军礼了!
发表于 2019-7-21 11: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左增杰 发表于 2019-7-21 09:18
权代张扣扣在天之灵,给以上三君行军礼了!

现在社会最需要老前辈这样的行侠仗义之士,敬礼!
发表于 2019-7-21 20: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冤尸岂能也沉默  赋


        噫嘘,骨灰被晾,鬼魂热泪起浪!
      彼王二小、十三岁,我张扣扣、也十三岁。王二小身单力薄,不容仇敌逍遥,牵倭寇入八路军埋伏圈,令狗头开瓢;张扣扣老实懦弱,眼看亲娘遭恶,搂母亲于臂弯里心绞痛,至手冰血热!此王正军、十七岁、年幼无知;此文之代笔亦
十七岁,合法扛枪踏入部队。
《1979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曰: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从“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来看,王正军应当按一百三十四条从重处以无期徒刑。因为,早已满十七岁的王正军不会不知道“用木棒猛击头部”的严重后果。这是一种将人往死里打的疯狂举动,与故意杀人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应当按照《刑法134条》从重处罚。那么南郑县法院凭什么对他从轻处理的呢?
“王正军在犯罪时未满18岁”,根据《刑法14条第3款》“已满十四岁不满十八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里的“应当”并不等于“必须”,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的,该从重的还得从重。譬如,1996年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被冤杀案,法院不但没有按“应当”对他从轻处罚,而是从重从快处以极刑,立即执行,全案历时仅仅61天。呼格吉勒图冤死时年仅17岁。
“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判决书》中虽有“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王正军说是“钢筋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之说,奇怪的是竟未致伤王正军(如果受伤,庭辩中不可能不提及),可见汪秀萍这个“打”,手下是留了情的。否则,头破血流的恐怕就不是汪秀萍而是王正军自己!这应该就是汪秀萍所犯的过错了。要知道,如果汪秀萍的扁铁在王正军的额头和面部也分别猛击一下,其伤害力应该也不会弱于王正军的木棒朝汪秀萍的头上猛击一下的。令人更难以接受的是,这个“从轻至彻底”、“退步到尽头”的七年徒刑最后还大打了折扣,实际执行仅仅4年!
一条人命,四年徒刑。中间划上的这个等号,实在太沉重!给它们划上等号的法律,能说是公平,是公正吗!
  23年前那场不公的审判对于本案的起因负有非常重大的过错责任。可以这样认为,没有当时的审判不公,就没有本次的惨案出现。所以,法院应该像当年王正军打死张扣扣母亲一案的判决书所说的“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应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一样,主动承担责任,对我张扣扣也从轻处罚!

我张扣扣杀死三人,犯罪情节不能说不严重。但是,其刀锋指向,坚守着自己的“有仇报仇”原则,没有滥杀无辜、报复社会。我张扣扣一直认为,母亲被打死一案,是王家疏通了关系致使判决不公。不管是否如此,我认为就是这样。因此,既对王家充满了仇恨,也对法院充满了怨恨。怀有这种心态的人,极易走上极端,如今滥杀无辜的极端事件、别是针对孩子痛下毒手的极端事件,时有所闻吧?
这样一个普通人都能明白的简单道理,本应明察秋毫的法律,岂可犯糊涂而将二者视为“同恶”予以同样的处罚呢!据我张扣扣的辩护律师邓学平指出,和一审一样,二审时有关方面继续刻意淡化甚至否认我张扣扣的犯罪动机是出人命试图继续将这个案子与23年前的案子进行切割,把我张扣扣刻意塑造成一个金钱至上、价值观恶臭之痞子.其实,何止如此尔?我还欲娶嫦娥、劫持飞船呢!言我母亲系泼妇,呜呼,若斯泼妇,周大婶、李二嫂,本村、本地、本省乃至全中国随处可见矣!其可能有杀人之念,却没出人命;王正军心慈手软,可能没打算杀人,然而,一击了断,出了人命。哀哉,人命关天、天巴掌大;杀人偿命、狗 屎 没用 !
呵呵,为母复仇之说可以休矣,为母复仇等同于为一陌生、植物人复仇,甚至于为驴复仇!为母复仇、为父复仇、为家复仇、为家国复仇 ,统统是参谋长刁德一的香屁!为母复仇、小菜一碟,为父复仇、一碟小菜,为家复仇、大菜一碟, 为家国复仇、大菜一碗,岌岌乎危险!
瓦解军心、削弱士气之上将国贼、顶级汉奸,不可能被处死,秦香莲早就在开封府大堂上宣布过喽:官官相护有牵连!
嗟夫,求忠臣于孝子之门, 孝子哏儿屁哪来忠臣?!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耶?!只要是“为母复仇” ,即使是软借口,只要靠谱,就必须刮目相看 ,另眼相待!唉,检察官语无伦次、出尔反尔{见附一} ,可怜、可叹,无才、无
品!
我遭冤杀前 ,数千名乡亲、机关干部、工人,没有沉默,拉横幅为我呐喊,谢谢了!被处死后,大家沉默了,善莫大焉,我张扣扣在奈何桥边给大家鞠躬、叩首了!            
检察、审判、刑侦机关,必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利利索索、恭恭敬敬地
维护中国民族之优良传统、尊重人性、崇尚孝道!如果走样、出轨,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国家公器自毁长城,罪莫大焉!
我张扣扣死、将遗患无穷,焉是危言耸听乎!?


附一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张扣扣因其母被伤害致死,确实给其幼小的心理蒙上了阴影,这也是22年后其选择王家人而不是其他人作为宣泄对象的“导火索”,在对其量刑时可以按照酌定从轻情节予以对待。可是,张扣扣将杀人对象的选择不仅仅指向当年的直接责任人王正军,而是肆意扩大了其泄愤的对象,直指王家另外三个无辜之人,事实上王富军只是因事未能回家而幸免于难。这样卑劣的行径,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报仇”,而是超出了普通大众情感承受力的“灭门”,足见其人性泯灭的真实一面,对张扣扣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理应依法严惩。

                   代笔 : 年逾古稀、耳聪目明之 新疆好汉左增杰

                           2019-07-18至20,乌鲁木齐铁路局22街、12、3
发表于 2019-7-21 20: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左增杰先生大鉴:以张扣扣之口发言,此角度甚新甚好。青桐居士早已以为,为已经不存在的一些小人物发言,是有良心有良智的中国作家的创作新办法,也是未来中国作家的创作新方向。作为灵魂的工程师的广大中国作家们,要赶快清醒了!不要老是在家里闭门造车,天马行空地任意想象,要多为现实中的小人物伸张正义。张扣扣积愤杀人,法院不公判决难辞其疚,难服其众。法院不公判决,看似保护某人,实则害了某人,因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此法网非法院之法网,乃正义之法网,乃义愤之法网,乃公道之法网。此之谓:国法未为民作主,草民挥刀自作主。多行不义终须死,躲过十五死初一。中国大地,此类悲剧事件少乎?此类教训还少乎?有无将张扣扣心理进行仔细研究以为教训者?有无总结分析张扣扣报仇之原因者?有无分析张扣扣何以视死若归者?若无,则悲惨世界依然矣。欲行不义不公者,自有向其索命者。向左文襄公四世孙致敬问好。青桐居士丁红宇己亥六月十九(2019.7.21)
 楼主| 发表于 2019-7-21 21: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桐居士 发表于 2019-7-21 20:50
左增杰先生大鉴:以张扣扣之口发言,此角度甚新甚好。青桐居士早已以为,为已经不存在的一些小人物发言,是 ...

谢谢,字黑且大了,清清楚楚!                          德不孤必有邻,张扣扣血性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22: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仅没有遭卡、删,被扣上“负面”帽子,反倒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弥足珍贵啊!跟设想的,南辕北辙。能不激动?铁打的好汉,流泪了,为自己、当然也为张扣扣……
发表于 2019-7-23 23: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内容上讲。道是一种社会现象。从赋文讲,有点不太像的咯。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7-24 09: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萧文 发表于 2019-7-23 23:53
从内容上讲。道是一种社会现象。从赋文讲,有点不太像的咯。
问好。 ...

谢谢!没办法从赋文讲,大家都明白。不可以削足适履!
发表于 2019-7-25 23: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兴 于 2019-7-26 22:05 编辑

辞赋与议论文及新闻通稿是有区别的~张扣扣的律师辩护词是一流文笔,那种法学的学养是一时学不来的!同情不能代替法律~~楼主这篇文章也不是辞赋~ 也希望不要把一些非辞赋的东西发这里~

希望沉了这贴~


发表于 2019-7-27 08: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兴 发表于 2019-7-25 23:12
辞赋与议论文及新闻通稿是有区别的~张扣扣的律师辩护词是一流文笔,那种法学的学养是一时学不来的!同情不 ...

辩证地看问题一定要全面,一个人要有最基本的政治觉悟,这个量刑的问题多少法学家讨论过了, 不要再作什么不适当的反宣传了~。

刘兴先生提出的问题很具政策性,政治性,法律性。
其主要观点很有大局观。赞同。
发表于 2019-7-27 08: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左增杰先生改写为符合国家法律与政策的内容。切实并正确对待这个问题的意见。请先行自行删节。
尔后。主题沉止或者删除。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9: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人命,四年徒刑。中间划上的这个等号,实在太沉重!给它们划上等号的法律,能说是公平,是公正吗!
  23年前那场不公的审判对于本案的起因负有非常重大的过错责任。可以这样认为,没有当时的审判不公,就没有本次的惨案出现。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9: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检察、审判、刑侦机关,必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利利索索、恭恭敬敬地
维护中国民族之优良传统、尊重人性、崇尚孝道!如果走样、出轨,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国家公器自毁长城,罪莫大焉!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9: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母复仇之说可以休矣,为母复仇等同于为一陌生、植物人复仇,甚至于为驴复仇!为母复仇、为父复仇、为家复仇、为家国复仇 ,统统是参谋长刁德一的香屁!为母复仇、小菜一碟,为父复仇、一碟小菜,为家复仇、大菜一碟, 为家国复仇、大菜一碗,岌岌乎危险!
瓦解军心、削弱士气之上将国贼、顶级汉奸,不可能被处死,秦香莲早就在开封府大堂上宣布过喽:官官相护有牵连!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9: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办法从赋文讲,大家都明白。不可以削足适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09: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不仅没有遭卡、删,被扣上“负面”帽子,反倒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弥足珍贵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0: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冤尸岂能也沉默 ?!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5: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扣扣死、将遗患无穷,焉是危言耸听乎!?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5: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打的好汉,流泪了,为自己、当然也为张扣扣……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5: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检察官语无伦次、出尔反尔{见附一} ,可怜、可叹,无才、无 品!
发表于 2019-7-27 15: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兴 于 2019-7-27 15:52 编辑

没看出赋的一点影子,这是赋体吗?这里不是新闻热议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6: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兴 发表于 2019-7-27 15:51
没看出赋的一点影子,这是赋体吗?这里不是新闻热议的地方~


没看出赋的一点影子,就不是赋体吗?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闻热议乃赋之有机一脉尔,常识!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6: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赋之佳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为母复仇、为父复仇、为家复仇、为家国复仇 ,统统是参谋长刁德一的香屁!为母复仇、小菜一碟,为父复仇、一碟小菜,为家复仇、大菜一碟, 为家国复仇、大菜一碗,岌岌乎危险!
发表于 2019-7-27 20: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20: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疾风知劲草,真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9-7-28 21: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7-20 17:37:43 |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冤尸岂能也沉默  赋  ——   至25日,已经风平浪静,突然得一评,不得不回馈。      有争议,方显朝气,展锵锵生命力。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伤和气、只添友谊,好哇!         又25小时过去了,悄悄了。  此案一定会得甄别,因为罚不当罪。                           冤尸岂能也沉默  赋,是合格赋、规矩赋。
 楼主| 发表于 2019-7-29 10: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孙传芳被杀,为何杀他的竟是一个女子,而且还被法院宣判无罪

2018年11月11日 - 可是,施剑翘一个女流之辈,想要复仇,谈何容易,何况还是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 当时,施剑翘的堂兄施中诚由于从小寄养在施从滨家,颇得照顾。在葬礼上,施中承诺施剑...
张生全精彩历史 - 百度快照


张扣扣和施剑翘【组图】

2018年2月19日 - 施剑翘一个弱女子对当时权势通天的大军阀孙传芳;张扣扣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对方父子四人当时已经是成人,并且在当地颇有权势。 被抓后的张扣扣。 为了...
m.kdnet.net/share-1263...  - 百度快照
 楼主| 发表于 2019-7-29 10: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汉中男子张扣扣“大年三十为母报仇杀死仇家三人”,已经被处决。
早在80多年前,安徽女子施剑翘为其父报仇,枪杀了已隐退江湖的大军阀孙传芳。当时,在社会上也引起了一场巨大的纷争。
今天,我们想和大家重新回顾施剑翘为父报仇的这一扣人心弦的历史事件。需要说明的是,这篇文章在2016年7月已经刊出过。今天,读来相比大家会有更多感触。也希望听到您对张扣扣或者施剑翘事件的看法。
她是民国的千金大小姐,本该赏花、弹琴、女红……父亲惨遭杀害,她走出深闺,踏上10年复仇路。
血溅佛堂,她三枪击毙大军阀孙传芳,轰动全国。大仇得报,心愿已了,本欲慨然赴死,却被特赦。
她有霹雳手段,也有菩萨心肠。
 楼主| 发表于 2019-7-29 20: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汉不挣有数的钱_西陲子弟兵_左增杰
[原创 2015-8-4 10:37:34] 字号:大中小 好汉不挣有数的钱_左增杰 _ 发表时间:2011年2月15日左增杰 , ... . 亚博服务曾经在2009-3-16访问过该主题...
3609936.blog.hexun.com...  - 百度快照
 楼主| 发表于 2019-7-29 20: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汉不挣有数的钱 (2011-02-15 21:09:09)转载▼
标签: 左增杰 亚心 x-space 中国法院 音乐家协会 杂谈       
您好:
我们的用户正在关注搜索您的信息,您的信息准确吗?请您更新!
乌鸦:中国法院尽乌骓- 左裔左增杰- 亚心网社区- Powered by X-Space
2009年3月15日 ... 乌鸦:中国法院尽乌骓天下老鸹一般黑中国法院尽乌骓注:原标题为黑,现标题系袁因帮忙 搬家时所改。 ... 亚博服务曾经在2009-3-16访问过该主题 ... 原告:新疆音乐家协会 会员左增杰, 新疆诗人、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 通信处:乌鲁木齐铁路局14街21栋21号 ,830011邮箱zuoz
立即认领!


用户IP: 175.96.100.30 来自: 台湾

哈络,一分钟电子商务
50元
您已得到50元,优化您的产品或信息
实现一分钟电子商务计划,拓展全球商机!
uuhello.com
? uuHello   The search results do not represent UUHello’s position
***********************************************************
乌鸦:中国法院尽乌骓- 左裔左增杰- 亚心网社区- Powered by X-Space
发件人:
Uuhello<info@vip4.uuhello.net>;
时 间:
2011年2月14日 02:32 (星期一)
收件人:
Hello<zuozengjie@163.com>;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0: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一在即,张扣扣是人民子弟兵。当法官、检察官呼呼大睡的时候,他在雪岭执勤。当法官、检察官要置其于死地的时候,何曾念及点点?良心安在?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0: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呼,哀哉!
发表于 2019-7-30 10: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有正确导向,听取大家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21: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首都法官_法海5边_
2007年6月17日 - 法官,国家政权卫士;首都,国家神经中枢;首都法官,国家神经中枢卫士。首都法官渎职,...菩萨贩毒 低挥柳梢 左增杰[乌鲁木齐铁路14街21—503 830011]分享...
blog.sina.com.cn/s/blo...  - 百度快照                                                      
法官,国家政权卫士;首都,国家神经中枢;首都法官,国家神经中枢卫士。首都法官渎职,就是叛变——反戈一击、将毒剂注射给了国家神经中枢,当然是正宗犯罪了!



北京第一中级法院民庭法官高海鹏,1999年10月,电话传我出庭,但,没传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应诉。

裁定驳回原告——我的诉讼请求。

被骗至京,车费、住宿费,掏得冤呐!于是追讨,到2005年3月,该院赔偿委员会先回电话、后回函,表示:赔偿与否,要先由立案庭确认。

八年了,该庭不作为——几十次交涉,全打了水漂儿——越讨越赔。我还真不信邪——越赔越讨,以一股傻劲儿、一股犟劲,愣抗“逗你玩儿”!

让造假药的,自己喊“假”,让凶犯咬牙出右拳捅人、再令其微笑挥左手致歉,岂非神话?制度本身有病啊!确认,权当在“人大”或检察院。

骑驴看唱本,咱走着瞧!





“八年了,别提它啦!”北京西城区法院,接我诉状、收我诉讼费后,突然给了我一纸“驳回”裁定书——经审理,方知被告无应诉资格。

那么,为什么不将其监护人是谁,告诉原告我呢?两审终审,我的起步诉讼,在实题未动毫毛的情况下,就被活活掐死喽!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曾恋爱、如何离婚——我压根没见传票、未出庭,“审理”安在?阴魂只能游荡于午夜,鬼闹在大白天、国徽下,岂非咄咄怪事!

而且,审判员孟冰跟被告有血缘关系。

只要按规开庭,是否要求某法官回避,就成了当事人行使这一铁权的机会。可惜我这一分儿 愣被摁入暗箱,揉成了面团、随便做抻面玩儿了。怎能霸道到这个份儿上了呢?我不停地追问,就像鹰撵兔子。2006年伊始,又投书院长,奈何热脸照贴了冷屁股!

驱绵羊变豺狼、迫凤凰扮乌鸦;教孝子学忤逆、赶慈母装夜叉;诬良为盗、逼良作娼。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可谙恐怖?

唐僧劫道 高唱佛号

菩萨贩毒 低挥柳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辞赋网·中辞网·中华辞赋网· ( 赣ICP备15007199号 )

GMT+8, 2020-1-27 05:35 , Processed in 1.1093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վ ӯ ˶ij վ Ų ʹڱȷ Ų ʹ˾ Ͼij ʹ2ַ ˸淨 粩ʹ˾ Ͼij ij 888 ֳ Ͼij ˶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