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辞赋网·辞赋网·中华辞赋网·当代中国辞赋家集聚的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9|回复: 2

小街曾经“热闹”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6 22: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街曾经“热闹”过-------知青经历回忆
   萃园路是扬州的一条小街,它是老城区主街国庆路的支道这里车少人稀,僻静安祥我之所以对它印象深刻,不是因为它街口有基督教教堂,也不是因为办游园优待证地点在此,亦不是因为它的尽头是曾经著名的萃园桥菜场,而是我在这里经历了一次最热闹的集会,热闹得仿佛每年的观音山香会一般,数不清的人拥簇在这条小街,蔚为奇观,让你永远不会忘却。
   那是我从农村调回城市整一年之际,由于沒有分配工作,也没有任何有关消息,沒事就在街上瞎溜达。转到市中心辕门桥时,发现一群人围着人民商场旁边墙上看什么东西,我上前一看,是一张通告,内容是请所有上调知青日上午八时到萃园路劳动局门口集合,商讨有关分配工作事宜。
   我想大概要分配了,于是第二天跑到萃园路一看,嗨好家伙,人山人海,整条路都塞滿了,全是知青。大都形成一簇一簇的,形成无数谈论中心。我边挤边走,遇到熟悉的点点头,一了解才知道,由于一年来沒任何分配的消息,大家心里着急,不知谁写了这么个召集贴子,几乎所有人都来了。
   我随各中心代表挤到劳动局门口,被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秘书模样的拦住不让进,说局长不在,沒人接待。知青代表就集合在一起,商议办法。一致认为,今天人都齐了,不要个准确说法太窝攘了,决不能半途而废。于是拥到劳动局门口向秘书宣布,你如不说出局长的去向下落,我们就堵在这儿,谁也别想回去吃饭。秘书和其他工作人员仍不肯说出局长去向,大家就僵持在这条街上。
   快近中午了,也沒一个人离开,秘书们无奈,只好说出局长在市政府礼堂开会。礼堂地址我们知道,就在北面不远,大家商议决定,就派这二十几个代表去礼堂门口拦截,一定要讨个说法。走到市政府礼堂门口,我们就站在这儿等。那门口有个大巷道,礼堂在里面,估计会还沒散,有人认识这局长,负责辨人。
   散会时出来不少人,都不是。最后沒人了,大家觉得奇怪,难不成翻墙跑了?不可能吧。堂堂局长会这么沒出息。即来之,则安之,一个字,等,不信他不出来。果然,不一会,一个高个子约四十开外的人走出来了,有人说,就是他。这局长是个典型的北方大汉,走到门口被我们拦住了,他气势汹汹地说:“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还以为是文革时期啊?来玩这一套。”一副极不耐烦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我们问他什么问题都不理睬,硬往外走,但冲不过我们人墙,沒办法,气得他朝墙边一蹲,想玩持久战了。
   这时约摸12点多了,我们其中有人说:“看来局长也不饿,不想吃饭了,我们奉陪。请两人去萃园路再喊20人来,我们轮流换班,看谁熬过谁。”于是有两人就去了,就这么僵持了十分钟左右,还沒等第二批人到,局长到底是局长,看我们是得不到准确消息决不收兵的势头,他自找台阶下了。站起来说:“你们不要这个样子,政府部门是重视你们就业的,我今天来开会就是讨论怎样解决工作分配问题的。”我们其中有人小声说:“不识抬举,早这么说不就沒事了吗。”但表面还是很客气地向他道歉,请他谅解,他于是把市政府会议精神大略讲了下,並郑重表态说:“你们回去等通知,三日内就安排分配岗位,全部解决。”
   得到准确答复,我们回到萃园路通知大家回去等分配。人群便散了。我回到家一看钟已一点多了,但仍不觉得饿,还沉浸在兴奋的情绪中,因为这是扬州知青第三次团结抗争的胜利。后来大家各自走上的工作岗位,再也沒机会见到如此大的聚会场面了。现在每当我经过萃园路,仍想起这里曾是劳动局所在地,对照如今的僻静,想起它曾经“热闹”过。

发表于 2019-4-26 22: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易啊!依仗年轻不知愁。


问好居士老师!
发表于 2019-4-27 09:3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团结就是力量。

周末愉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辞赋网·中辞网·滕王阁辞赋网 ( 赣ICP备15007199号 )

GMT+8, 2020-9-23 17:30 , Processed in 1.07812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վ ӯ ˶ij վ Ų ʹڱȷ Ų ʹ˾ Ͼij ʹ2ַ ˸淨 粩ʹ˾ Ͼij ij 888 ֳ Ͼij ˶i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