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辞赋网·辞赋网·中华辞赋网·当代中国辞赋家集聚的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8|回复: 6

我们工厂先富起来的人们 第四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6 06: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正副厂长刘欢人和刘鸡元他们两原来是大连劳改支队的警察,我的亲戚是他们支队的领导,据说,两个人都是混混,组合班子,没有一个科室愿意要他们。刘欢人到了中年失去老婆,在中山区区委找了一位干部结婚,他想通过婚姻换换地方,老婆帮他在区内找官,他开始的胃口真不大,只是想弄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区委开始安排他去到那两个没有产品的工厂当厂长,他估算一下,这两家除了还有很多年轻的职工就是破烂不堪的厂房了,地角十分偏僻,卖了也不值钱,还要养活职工。区委是想让他把快死亡的工厂搞活,没有谈拢,暂停了下来。这是他在得意的时候,自己信口开河出来的。机会终于有了,有福人不用忙,恰好我们工厂退休的书记厂长王为贵、王富红虎视眈眈要杀回工厂,我们工厂富有呀,我们工厂有销路广阔的电磁离合器,光仓库就有那么多成品,工厂地处黄金宝地。首先要把绊脚石吴畏踢出工厂,接着不歇气地把工厂弄到中山区,他们才好一步一步达到个人的目的。
         那么刘欢人和王为贵是谁先与谁联系的呢?中间人是谁呢?
         是王为贵先下手找到苏千朋,书千朋是在二王退休后吴畏发展起来的党员。(曹雨生也是,吴畏在厂长的位置上仅仅发展两个党员,都背叛了他和出卖了我们工厂)但是苏只是一般的科员,他不是当领导的料。王为贵以三寸不烂之舌把苏说动,当然有金钱利诱和长期许愿,苏平时小气并爱贪小便宜,吃同事的菜,蹭同事的肥皂用用,蹭个烟抽抽的,蹭着一分钱也会欢天喜地一番。王为贵带上苏一起找到刘欢人,三个梦想发歪财的人阴谋一拍即合。后来出现了上级以找吴畏谈搬家为由撤职吴畏,踢走绊脚石,马不停蹄下放工厂到了中山区,吴畏前脚走,二刘到位,二王继续隐蔽。抢先搬家,大开杀戒都是老奸巨猾王为贵的主意。苏千朋跟着王为贵找刘欢人的事情是刘说出来的。这些鬼点子是王为贵后来工作之余自己说出来的,连他在工厂睡了多少女人都一一点名说了出来,他得意他一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甚至说道二十多岁就把他的亲娘舅批判到死,而那个娘舅还是救他命的人。

      那么曹雨生又是怎么出尔反尔抢先搬家了呢? 曹雨生本就是管一个人的维修班长,曹雨生的情人小美与王为贵、苏千朋也是情人关系。小美是化验员,自己单独一个大房间,每天中午都做美食分别送给他的这些情人吃,王为贵退休后仍保持和小美的联系,还是王为贵告诉小美新厂长是刘欢人,并且知道刘的家住在哪里,小美带着礼物突然闯进刘欢人的家,吓了刘一跳,原来小美推荐曹雨生如何有才干是当副手的料。这个事情是刘欢银亲自和我说的,难怪曹出尔反尔抢时间搬设备,目的就是为了也挤进发外财的队伍里。小美的丈夫赵晖与我是老同学,也就是那几天,十分意外赵给我打电话,他说,我站出来承包工厂最合适,我当时莫名其妙,我多日没有上班,还不知道工厂变天了。赵多年无奈小美的这么些情人。
         机械车间也搬完家了,地点在离热处理车间四公里以外的山上,(我还是按老习惯叫车间不叫工厂吧)时间恰到好处,果然,阴谋家王为贵出现了。那天上午,宗伟找我,四下看看趁办公室没有人,坐下悄悄告诉我:“工厂的人心都变了。晚上刘欢人请你吃饭,有我,还有一个人你想不到。”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他们果然逼近了我,逼近了电磁离合器。“是王为贵?”宗伟冷笑,我问他:"有没有老苏?”,“没有,老苏对他们的贡献已经到了顶了,自我保重吧”。他还说:"当初那些图纸幸亏放在你这,如果让他保管,这个厂子早就完了,你我早就下岗回家了"。“你去吗?”他说:“前几次刘厂长请骨干吃饭你从来不去,刘很生气,振呼过。”“这次我更不去!我见了那个老东西恶心!我去了能掀了桌子,你告诉刘厂长,留王为贵,我不干了!如果要我回来,只有他滚蛋!”我气不打一处来,拿起包包,立即回了家。
       一个星期过去,又一个星期过去,我在家也在考虑,王为贵肯定不会滚蛋,他下了这么大的功夫,怎么能肯跌倒在我手里?我调动也是不可能了,王为贵曾难为过我调不走,我的档案至今也没有工资材料,劳资的宋一直不上班,凡是调走的人必须送他礼物,他才肯回厂为此人的档案袋里装上工资档案。我不会去巴结小人的,再说我已经四十多了岁了,我想到了下海经商。
        没有想到,他们有他们的绝招。宗伟被逼得无奈,一天突然来了我家,他说:刘欢人下令他必须把我叫回工厂,如果我还不回去,他就滚蛋。我楞了半天,要挟到了宗纬,我劝宗伟联系好单位调走。你的技术那么好,又是男的。四十岁的男人受欢迎。宗伟说,他哥是硕士工作都难找,还说我,你行呀,老公挣得多,我还要养活孩子,没了工作,孩子怎么办?他的确是愁,老婆离婚,儿子归了他,人又太老实,过于老实。他和孩子的饭碗拴在我身上,我怎么办?这些混蛋将了这一军,我怎么也想不到。“我把钥匙交给你,我不会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宗伟坚决不要,他说,“我瞧不起老苏他们,也不会违背良心,咱们当初搞电磁离合器多么不容易,他们想下山摘桃子?普通离合器搞到手了,还想白得电磁离合器?臭不要脸了。我不会为王为贵卖命。”他推让坚决不要钥匙。我再和他商量,我回去把那些保密图纸当王为贵的面烧毁怎样?他说:‘’除非你去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不然,你离死不远了。他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不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能甘心吗?”看来只有我亲自找刘欢人了。
        过了几天,宗伟来了电话,说,刘欢人大发雷霆,让他立即滚蛋。
        我去了热处理那面约了刘欢人谈话,我要为宗伟说公道话,说服不了他就和他扯脖子吵架。我没有想到,刘十分客气笑声朗朗,吵不起来。他说我,早就了解我清高,不愿当官,是女中豪杰,不愧军官的半边天。你们厂小美半夜往我家送礼物,求我给曹雨生一个官当。你和你厂子人不一样脱超凡脱俗。我分析一定是王为贵告诉他,我软硬不吃,但是讲究义气。我告诉他,“留下王为贵,这个工厂就会变成他个人的,除非他离开工厂,我才上班。但是你不要难为无辜人,我已经归总师办领导,要难为人,去难为老金工吧。你不是封我是生产科长吗?那么又该归刘鸡元领导了,难为他更合适。”我们工厂技术科经过清理和提拔,唯剩我自己了,我还归属于总师办管,而总师办也是唯有高级工程师老金一个人,他领导不了我,他的化学专业在我们工厂几乎用不上,他根本不懂机械和热处理。现在,又封我为热处理和机械两面的生产科长兼技术科长,我糊涂了问他:“是我官大?还是曹雨生官大?曹只是热处理这面的厂长。我两谁领导谁?弄不清楚,我会像老苏一样和曹雨生打起来。” 他避开说:“你不上班宗伟负责任。老书记出大力,肯干活,这个工厂有他的功劳,厂子一派呼声要我留下这个劳苦功高的老书记,人家只要五百元工资,为工厂再献爱心,我有什么理由赶他走。”我说:不就是老苏吗?太好了,工艺让他干最好了。赶王为贵走理由太简单了,直说我不愿意与他共伍,我不需要顾问。”再往下说,他越发装糊涂,胡说八道起来。他还问我回家干什么,这么年轻。我说:“饿不死我,我对缝,我经商,绝不做无耻的小人,绝不扒工厂的灰”。他冷笑说:“看透了你厂,都离不开离合器,陈年顺走了还是干离合器”。“管干什么,不如当警察!”他一听,不对,瞪我半天问我,你,认识那个警察。我立即告诉他:你们劳改支队的中队长还有什么什么科长,还有你。他,嗯地一声。谈话不欢而散。
      回家继续休息,有人给我送来工资,告诉我,宗伟还在工厂。山上机械车间的工人们回热处理这面闹着找曹雨生要岗位,刘欢人说一个月了没有人做工艺,山上停产,不能白养闲人,机械这面的工人全部下岗停薪留职。有不知情的工人在说我坏话,曾学过工装的李贺之有奶便是娘,但是他技术不全面也干不了工艺,他被王为贵挑拨,也恨我。机械那里的工人为了饭碗闹起来,我理解。我想把情况说明白,相信我厂的工人会理解我的。
       一天下午,我先去热处理这边,又去了山上。王为贵一定得到消息,他在大门口迎接的我,口气极其软和,“你来了,终于把你盼来了。”我狠狠瞪了他一样,鸟笼似的工厂子空空的,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去看看我的那些大柜子。他在后面跟着进来了。他说我:“咱两何苦矛盾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坐下来吃顿饭都不行?”’我骂他:“你个王八蛋,凭什么打我老爸,你回来想干什么?还想毁了这个厂子吗?你来打我试试?”他给我倒了一杯水,我看都不看,但是我不知怎么坐下了,可能是爬山坡累的,他趁机也坐下,缓缓地说:“打你父亲这个事情绝不是我指使的,向老天起誓,但是,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毕竟是我侄子,我给你道歉,给你父亲下跪都行。你弟弟把我侄子快打死了,回家我也揍了他,把他赶回山东老家了,老家的兄弟都骂我。如果你还不解气,我上你家登门给你父亲道歉,让他打我、、、”他说着说着在擦“眼泪”。我问他“你为什么不跟你那破货王厂长干?你们这一对狗男女拆开了不可惜吗?你一次一次被你的朋友赶走,不丢人吗?我赶你走,你坐得住吗?”他没有眼泪,是装的,但是我也不愿意看他那个倒霉样,我想激他发火,和他干一架最好,他要是动手更好。他不但没有发火,反而说,“王富礼这个x养的一步不离王厂长,盯得死死的,我靠不上前呀。我是和王厂长好,x养的王富礼那个时候没退休,现在他XXX地退休了。”王富礼是王富红的丈夫,流氓王为贵这么直率是我没有想到的。他又说,我侄子一个人打了你爸,你弟弟几个人上手打了我侄子,咱两冤仇扯平了。你报复了王厂长,你可欠她的。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职称评定,王富红厂长被上级评定职称委员会评为经济员,只长了半级工资。这事不是我使坏,我爱憎分明但我不背后下绊子,是她自己填表小学学历,我没有教她可以填初中,没有帮她怎么钻政策的空子。前些年,我兼干了职称送发文件的工作,是政工的老于文化偏低,请示上级求我帮她。当我知道恰是王富红的小学学历,少长半级工工资,我的确有复仇后的快感。我告诉王为贵:“你填的是初中,我后悔应该改你的学历是扫盲班了。”我告诉他:“想知道吗?职称评定后,我的工资长了两极半。当年你扣我半级,后来者居上我超王富红五倍。你心疼王富红,痛死你!”我开心地笑,其实他就是扫盲班毕业,人聪明过度呀。他最后说,宗伟被刘欢人逼得来山上给了一些尺寸,他们下来一堆料。下料就是工艺第一工序把钢材剪成条。我问他是什么活,他说:“不知道。宗伟这个x养的,放下纸就走。”“是用的什么钢?”“锰钢。”我明白那是电磁离合器用的料。宗伟是好样的,一下子启发了我,我也能做让这个扒手看不懂的工艺,他被刘欢人封为顾问,但是他会跟着工序一道一道走的。
我的目的达到了吗?我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请看第5集
  
      
      

  
      
      




     
  
      




发表于 2019-4-16 09: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沉浮,令人感叹。
发表于 2019-4-16 09: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好记忆,另人回味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11: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醴 发表于 2019-4-16 09:34
人生沉浮,令人感叹。

我们工厂有点像美国打伊拉克战争。恶魔有,但是内奸也有。今天都认识到好端端的工厂倒闭的原因,早已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11: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兰亭逸士 发表于 2019-4-16 09:48
美好记忆,另人回味

不是美好的回忆,是伤心的回忆。我苦学那么多年,我们搞到新产品,挽救了被原先领导毁坏的工厂,他们又杀回来想盗走我们的新产品,把好端端的工厂毁坏到倒闭,这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
发表于 2019-4-17 19: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曲折,多艰!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19: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集发表了,工厂一段回忆全部结束。我要忘记过去,开心每一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辞赋网·中辞网·中华辞赋网· ( 赣ICP备15007199号 )

GMT+8, 2019-7-19 07:28 , Processed in 0.1156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վ ӯ ˶ij վ Ų ʹڱȷ Ų ʹ˾ Ͼij ʹ2ַ ˸淨 粩ʹ˾ Ͼij ij 888 ֳ Ͼij ˶ij